分享

  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古人睡眠有三宝,献给3亿失眠的中国人

              原创
              2018-09-27  物道

              灯光辉煌的城市,从来不缺彻夜不眠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据中国睡眠协会统计,我国有3亿的成年人存在睡眠?#20064;?/p>

              失眠,或许是因为心里的人没睡,或许是脑中的事像一团线。

              反而遍览古今,睡不着,好像成了顽疾。

              古人其实也失眠。李白睡不着了,所以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;李商隐写了睡前要“舞鸾镜匣收残黛,睡鸭香炉换夕熏”;刘桢呢,索性写起诗来,“终夜不遑寐,叙意于濡翰。”

              月色,诗书,熏香,是古人治愈失眠的三剂良药。


              月?#21476;?#24458;

              日暮西斜,月上柳梢头时,失眠也来了。心中思绪萦绕,只有让身体动起来才能暂时忘记烦恼。

              倒不如趁着月?#24066;?#31232;,明河在天,起身散步中庭。

              忙碌了一整天,苏东坡正要入睡时,?#21019;?#22806;月色正好,困意全无。他想到了夜猫子张怀民,起身走去承天寺找他一起散步。

              当时皎皎明月照中庭,如寒潭碧影,清凉空明;月下竹柏的倒影,像极水中摇曳的藻荇。良夜美景,空有两个闲人。

              图片|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            散步,是古人睡不着时的良药,夜阑风静时,可以一边秋夜怀故友,一边散步咏凉天。听着清泉石上流的天籁,闻着暗香浮动的桂花香,看着江清月近人的奇景。

              当我们睡不着时,不妨漫步在城市道路间,庭院林荫间,甚至客厅与卧室间。双?#24472;?#24555;而有节奏,呼吸均匀而深沉,慢慢地感到身体开始放松,困意?#21248;?#23601;来袭。

              当许多人躺着床上翻来覆去。有什么比得上,一边散步,一边欣赏皎洁星月,一边听着风轻云淡来得舒心?

              青灯夜读

              夜读,是古代读书人共有的默契,无论是为了考取功名的夜读,还是失眠的夜读。

              记得《红楼梦》有一段夜读。有次贾宝玉酒后失眠,索性起来剪灯烹茶,读起 了《?#21283;?#32463;》,兴起还提?#24066;?#20102;感想,写完掷笔就寝,一夜无梦,直至天光。

              那浓浓酒意、孤灯昏黄伴着庄子的晓梦蝴蝶,那是诗意,也是闲适。人有诗,有闲,?#21248;?#33021;安睡。

              对于诗人来说,夜来了,诗意就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图片|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            盛唐,一位中年诗人落榜了,虽然“孟浩然”三字诗名颇胜,但仕途多舛。月夜皎洁,照着松树投下稀稀落落的?#30333;樱?#36855;蒙空寂,像极了他现在的?#37027;欏?/p>

              想到?#23454;?#19981;赏?#31471;?#32769;朋友疏远了他,自身年老多病。他,失眠了,起来作了首诗,抱怨发泄了一番。

              北阙休上书,南山归?#33268;?/p>

              不才明主弃,多病故人疏。

              白发催年老,青阳逼岁除,

              ?#38417;?#24833;不寐,松月夜窗墟。

              写完,?#37027;?#33298;畅,转眼沉沉睡去。睡梦中他决计想不到自己会成为青史留名的大诗人。

              生活步伐飞快,夜半未寐时,或在书中找到那份闲适的生活境界,或展纸执笔,写下自己的感怀。

              诗书,永远是对?#25925;?#20439;生活的武器。如果失眠了,不妨点起读书灯,?#24471;?#21518;,一身都是月。

              锦帐熏香

              说起古人奢侈人家睡觉那种烟雾缭绕,沉香?#25163;?#30340;意境,现代人睡觉相比就糙?#35828;恪?/strong>

              古人对睡觉讲究到了极致,甚至有专门在?#25163;?#21161;眠的香。

              南唐李后主被软禁时,多少个无眠之夜,无数次想起以前的旖旎时光,感叹“樱花落尽阶前月,象床愁倚熏笼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  幸得“鹅梨?#25163;?#39321;”,当香烟笼罩,郁郁沉沉,李煜才能暂时忘却亡国之辱,安然入眠。当年用于纸醉金迷时的账中香,如今只能南望故国的雕栏玉砌,空闻此香忆往昔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没有跌宕的人生和奇香。但当我们脑中思虑不停,怀想旧人故事时。一炉好香,充盈室内,可以放空脑海,闻香而卧。

              焚香一柱,是一种仪式,隔断日间的?#24615;樱?#20063;是一个药引,和着黑夜这剂药,安然入梦。

              孤夜难眠,难在一字:思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眼中盈满黑夜,心?#20174;?#33633;在遥远的过去和到不了的未来,系挂着远久的故人和?#29020;?#30340;陌生人。

              如胸中不能清明,即便再皎洁的月色,再诗意的诗歌,再浓郁的熏香也无用。

              真正治愈失眠的药其实是: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

              睡觉,即睡心。

              文?#27835;?#29289;道原创,图片来源于网络,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            1. 至尊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