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  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总有一句宋词,能拨动心弦,让你泣如雨下

              2019-03-27  伊人在水...

              北宋初年,赵匡胤曾宴请一帮禁军将领,笑呵呵?#32996;?#38472;他们:“人生吃力短,应实时行乐……多置歌儿舞女,日喝酒相欢,以终其天年”。


              老赵的这句话,语重心长,意味深长,人人心知肚明,不敢抗旨不遵,只得交出帅印。


              这就是“杯酒释兵权”。


              “无权一身轻”的建国功臣,索性按照?#23454;?#30340;旨意,终日喝酒,通宵笙歌,起头享受大大好人生。


              文武百官和富豪乡绅,也纷纷仿效,全都热衷于纳妾、蓄妓和宴饮,赵氏山河此后繁花似锦、歌舞升平。


              于是,文人填?#25163;?#20852;,歌妓唱曲佐酒,就成了各类宴饮的标配,这在必然水平上,促成了宋词的兴盛与繁荣。


              与唐朝“以诗取士”、诗歌足以改变诗人命运分歧,宋词并没有肩负什么特别使命,更多时候,它只是为了记录心境、抒发情绪、体味人生。


              尽量如斯,宋词仍然可以比肩唐诗,同属中国最经典的文学样式。


              哪怕远隔千年,那些顿挫顿挫的长调小令,依旧掷地有声,直抵人心。


              01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?#32769;玻?#21483;轻风习习,花带笑意。


              “凡有井水处,即能歌柳词。”


              柳永,北宋文坛拥有顶级流量的词人,才调横溢,年少成名,科举之路却极为不顺。


              大中祥符年间,他首次进京应试。


              开考之前,宋真宗特意叮嘱有司,此次选拔,务必多取饱读圣贤书的人,“属辞浮糜者”,一律不得录用。


              于是,“词语尘下”的柳永,第一个出局。


              柳永当然不服,直言“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”“忍把虚名,换了浅斟?#32479;薄?/p>


              敢跟?#23454;?#36739;劲的书生,运气一样都挺差。


              ?#25913;?#21518;,柳永?#20013;?#21442;考,成功入围殿试,?#23454;?#21364;在他的名字旁边,画了一个大大的叉:“要何虚名,且去填词!”


              柳永再次落榜。


              此后数年,他便以“奉旨填词”为名,流连于花?#33267;?#24055;、秦楼楚馆,为歌妓填词,给舞女写案牍,在坊间极受迎?#21360;?/p>


              但柳永对功名的盼望,却一刻未停,天禧、天圣年间,他又多次赶考,次次名落孙山。


              直到景祐元年,?#39318;?#24320;?#32423;?#31185;,放宽登科比例,已近知定数之年的柳永,才得以进士及第。


              屡考屡败,屡败屡考,?#36127;?#31351;尽平生,才谋得功名,柳永的这份?#32769;玻上?#32780;知。


              东郊向晓星杓[biāo]亚。报帝里、?#35946;?#20063;。柳抬烟眼,花匀?#35835;常?#28176;岘绿娇红姹。妆点层台芳榭。运神功、丹青无价。


              别有尧阶试罢。新郎君、成行如画。杏园风细,?#19968;?#28010;暖,竞喜羽迁鳞化。遍九陌、相将游冶。骤香?#23613;?#23453;鞍骄马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《柳初新·东郊向晓星杓亚》


              柳含烟,花沾?#21486;?#32511;水青山带笑容,山水台榭如画卷。


              汴京年年都有春天,唯独本年的春色,分外惹眼。


              丹青无价,并非巧夺天工,而是这皇榜之上,终于有了柳永。


              02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悲吃力,叫旧事依依,不胜回忆。


              贺铸,人称“贺鬼头”,长得又黑又丑,却八?#20998;?#25165;,学富五车,是词坛的多面手,既能豪迈,又善婉约,写出来的作品,前赶周邦彦,后超辛稼轩。


              他身世尊贵,是太祖朝贺皇后的族孙,但因性格刚烈,论事切直,从不?#35797;?#26174;贵,终其平生,都沉沦下僚,郁郁不得?#23613;?/p>


              好在老婆赵氏,虽贵为皇室宗亲,却勤?#31513;?#24800;,善良忠贞。


              丈夫当差,小孩年幼,砍柴、舂谷,担水、织布,她一人担起了悉数家务;大年节之日,家中无米下锅,她便当掉家传的手镯;才到炎夏时节,她就通宵不眠,起头为贺铸缝制冬天的?#24459;饋?/p>


              就如许,数十年来,赵氏始终陪着丈夫一路,相濡以沫,不离不弃,直到因病作古。


              多年后,贺铸?#32996;?#25925;地,忆起往昔点滴,深感晚年丧妻,如同梧桐遭霜、鸳鸯失伴,一时悲难自已:重过阊[chāng]门万事非,同来何事分歧归?梧桐半死清霜后,头?#33258;?#40495;失伴飞。


              原上草,露初晞。旧栖新垅两依依。空?#21442;?#21548;南窗雨,谁复挑灯夜补衣?

              ——《鹧鸪天·重过阊门万事非》


              这首词,与苏轼的《江?#20146;印?#35760;梦》一路,被后人称为宋朝“悼亡词”的?#20843;?#29863;” 。


              末句仅用一个?#27425;剩?#20004;幅场景,就将?#35789;?#29233;妻的哀婉凄绝之情,描绘得力透纸?#22330;?/p>


              真正的悲吃力,只需一言半语,何用长歌当哭。



              03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?#27973;睿?#21483;轻舟?#35328;兀?#27442;说还休。


              绍兴年间,金兵抨击华夏,南宋遍?#32996;?#28779;。


              女词人李清照,先历丧夫之痛,?#34935;?#39575;婚之辱,国破家亡之际,她孤身一人,四处漂流,最终在友人的帮助下,暂居金华。


              暮春时节,风停雨住之后,李清照登上阁楼,放眼望去,满目都是残花枯柳,身前这般凄楚的情景,一如她心里的伶仃与凄凉: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


              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?#21621;?#33311;。只恐双溪舴艋[zé měng]舟,载不动很多愁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《武陵春·春晚》


              李煜?#25300;?#21531;能有若干愁,好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秦观?#25353;喝?#20063;,飞红万点愁如海”,还有贺铸“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?#32439;?#40644;时雨”,都是用“有形之物”,来写“无形之愁”,已成经典。


              而在李清照的笔下,这份欲说还休的?#27973;睿?#19981;光能够读出数量,画出外形,还能掂出轻重与分量,实属绝唱。



              04


              不知道从什?#35789;?#20505;起,我们表达心里的体式,起头变?#20040;?#29367;、粗?#25104;?#33267;有些鄙?#20303;?/p>


              不管是口头照样文字,用来用去,都只是那几个语气词:好高兴,真难熬,狂怒,超气……


              实在不成,还有两个字的全能兵器?#20309;?#33609;!


              有人戏称:想来表情挺复杂,本想吟诗赠世界,怎奈?#26087;?#27809;?#24149;?#19968;句窝草好潇洒。


              这不是潇洒,而是言语极端匮乏。


              本不应如许的。


              汉语的容量,大到无法想象,所有的苦衷、心境和表情,文字都能记得准、说得清、道得明。


              至少,宋词能够做获得: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无奈,叫“旧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”,祖国不克回,愁恨不克免,从南唐国主,到阶下之囚,李煜自有百般?#26149;蕖?#19975;分哀思,只?#19978;В?#19968;切都无法重来。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愧疚,叫“系我平生心,负你千行泪”,想念本无药,无处可逃,漂流在外的柳永,能够无视半生落拓的凄吃力,却抹不去情人眼角的泪珠。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相思,叫“欲寄?#22987;?#20860;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”,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天际与海角,而是?#20197;?#24819;你,却不知你身在何处,尽量平生富贵的晏殊,也逃不掉这离恨之吃力。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不舍,叫“离愁渐远渐无限,迢迢络续如春水”,为了生计和功名,欧阳修不得不告别情人,独自远行,明明肝肠寸断,却不?#19968;?#39318;,任由她?#36763;?#21361;阑,盈盈双泪流。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深情,叫“其时明月在,曾照?#35797;?#24402;”,对于仕途失意的晏几道?#27492;担?#37027;些绸?#23476;?#20029;的旧事,才是心中最好的?#21442;俊?/p>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宽大,叫“一蓑烟雨任生平”,风中可吟啸,雨中且踱步,谪居黄州的苏轼,早已将成败得失,看得云淡风轻。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沧桑,叫“一任阶前、点滴到天明”,少年醉酒歌楼,?#24515;?#21040;处为家,晚年听雨僧庐,亡国后隐居不仕的蒋捷,尝尽离合悲欢,方知岁月本无情。


              有一?#33267;?#20163;,叫“都道晚凉天色好,有明月、怕登楼”,旧事如梦,万事皆休,思乡情更怯,不敢望明月,游幕终身、困惑落魄的吴文英,也只能空负这夜凉好时节。


              有一种落寞,叫“欲买木樨同载酒,终不似、少年游”,力主抗金、报国无门的刘过,二十年后重游安远楼,目击往日大好河山,现在却荒凉不胜,不免感伤万千。少年豪气为什么会消磨殆尽?不是因为时间?#36864;?#25968;,而是源自?#39029;?#19982;国恨。

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总有一句宋词,能拨动心弦,让人泣如雨下。


              再?#25913;?#30340;感情,再莫名的思路,再飘忽的心境,都能被一?#36816;?#31359;。


              这,就是宋词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1. 至尊彩票